ysb体育_官网

十问张路:中国足球,是怎么跑偏的

发布时间:2020-05-22 08:25:49 浏览次数: 作者: 本站原创

张路,作为国内最资深的足球评论员之一,伴随着中国球迷,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有足球的日日夜夜。从职业足球运动员到体校科班研习,从体制单位到职业俱乐部高管,他勤勤恳恳,已经为中国足球奔波了数十年。

而在解说席之外,如何更好地普及足球运动,被张指导奉为了自己足球工作的核心所在。而由他在ECO氪体推送的系列专栏《足球教育应该从瞎踢开始》,更是成为了近年来分析中国足球顽疾当中,最富有建设性意见的文章之一。

于是,在2019年深冬中超收官战的前夕,我们有幸在工体旁的一家咖啡馆,约见到了张指导本人,与他好好聊了聊,关于中国足球的过去,现在与未来。

要为中国足球把脉,最先需要做的,可能就是思考一下:我们搞足球,究竟是为了什么?

「不要因为走得太远,而忘记为什么出发」

01

「我们究竟为什么要搞足球」

张路:我们搞足球,到底是为了什么?这个问题很久没有人问过了。大家不妨都来考虑一下。包括我们的球迷,我们的足协,我们的搞足球的部门,是吧?大家有没有想过,搞足球到底是为什么?

我们现在一说这个问题,球迷也好,部门也好,(答案)肯定就是世界杯出线。中超联赛夺冠,亚冠出成绩,培养球星,是吧?球星有高收入,是吧?(伴随着)假赌黑等等等等,就这些事情。

但是,这些东西,是足球运动的根本目标嘛?是足球运动的宗旨吗?很久没有人想过。

那么,我最近呢就查了一下国际足联的章程,对于足球运动的目标究竟是怎么定义的?很简单,(翻译过来)就是几行汉字:「团结、教育、文化,以及人道主义精神。」这,就是足球运动的目标,国际足联(给足球运动)的定位。

那么,中国足协的章程(对此)也有定位。就是「增强人民体质;满足广大群众的文化生活;提高足球运动水平;提高社会精神文明水平。」其中,提高足球运动水平只是其中一项,其他三项强调的是什么?是对人的教育,是对人的整体素质的提高。所以,这些东西才是足球运动的本质的东西,是主要任务。

02

「中国足球,是怎么跑偏的」

张路:领导17年接见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时表示:我们搞足球,绝不只是为了提高竞技水平,是为了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爱国主义、集体主义和顽强拼搏的精神,重点要放在对人的教育上。可是,我们现在搞足球,有多少人在关注对人的教育?大家的目光,都放在世界杯(这类赛事)上,输了球就一片埋怨,赢了球就忘乎所以。跑偏了,我们的足球跑偏了,中国足球才会有今天这么惨淡的情况。

为什么这么说?就是我们搞足球,没有去注意到普及的问题,注意(足球)为广大群众服务的问题,注意(足球)让广大群众参与的问题。

没有人去注意这些问题,我们就是抓了几个尖子,咱还给高薪就让他踢出成绩,你中国足球怎么能够有深厚的基础?没有深厚的基础,又怎么能够最后达到高水平?所以这就是中国足球最大的问题,我认为这是问题的本质,我们足球人没有去认真的思考。

03

「都去摘果子,谁在种果子?」

张路:另一个思考,就是「普及和提高」的关系。

大家都在抓提高,谁来抓普及呢?我们打个比方,说大家都在等着摘果子,谁来种果子?

世界杯,国家队,这是一个摩天大楼顶层的旋转餐厅,我们都想把旋转餐厅建得豪华无比,灯光灿烂,可是这个楼的基础谁来打呀?没有人来打基础。你这旋转餐厅,您拿个竹竿支起来,能呆得住吗?这就是中国足球最大的问题。足球运动只有打好了基础,有大面积的普及,水平才能提高。中国足球的问题恰恰出在这个地方。

04

「10,000人与100,000人」

张路:从2000年到2014年,这15年,是中国足球一个巨大的低谷。

这个低谷有多深?15年里,平均每年踢球的中小学生,全中国每年是1万人。更有人说连1万都不到,可能只有5000人。

那么,对比我们的「对手」是多少人呢?日本中小学生常年踢球的,不是说一般踢着玩而是接受训练的,不会少于60万人。而日本的高中联赛(每年)就有10万学生参加。

人家10万学生能参加正式的比赛,我们只有1万人踢球。那有人说,你现在连泰国越南都打不过,泰国曾经有人跟我说,泰国踢球的常年踢球中小学生100万人,我问过泰国人,他说没那么多,但是二三十万是有的,越南恐怕也不会少于10万。现在我们1万跟人家比,你怎么能踢得过?

05

「优秀运动员是“选”出来的」

张路:有人说,那兵不在多在于精啊,我们刻苦训练,我们三从一大,我们科学训练,我们请高水平的外教......我们水平是不是能上去?

不是那么回事。

因为体育运动要想达到最高水平,取决于什么?取决于运动员的天赋。大家都在苦练,有人可能比你练得还苦,最后为什么他出来了,他没出来,最后是天赋决定的。

足球运动员,更是要求各方面的天赋。有人说那中长跑,靠体力的,那不用靠天赋吧,就拼吧,就苦练就行了。错!中长跑同样需要天赋。决定这些运动的能力靠什么啊?靠睾酮——就是雄性荷尔蒙的激素水平。

这个东西是天生的,这个普通人,像咱们黄种人,300(ng/DL) 500(ng/DL)差不多了。但高水平运动员,1000(ng/DL)甚至有的能达到2000(ng/DL),他天生他就能跑。如果同样的训练,他肯定比那个300(ng/DL) 500(ng/DL)的能跑的多,这都是天赋。

更何况足球还有其他的(要求)呢。你的技术能力,你的足球智慧,还有你的心理素质等等,但决定这些的要素,也都是天赋。

我曾经问过一个美国运动心理专家,我说人的心理素质有多少来源于天赋?他说70%以上是来自遗传的。那么我们的足球运动包括其他运动,你首先要普及的,就是覆盖到尽量大的人群,分散在这些人群里的那些最有天赋的人,他才能表现出他的天赋。只有他参与了这个活动,他最后才能(让)你知道这是一个人才,你把他再选出来,再进行训练,这个在运动训练学理论中都是定论。

优秀运动员的出现,首先是要选材。要发现人才,把他选拔出来,然后才是训练。

再说得通俗一点,优秀运动员是「选」出来的,不是练出来的。

但是,怎么选出来?首先要普及。中国14亿人,肯定有很多优秀人才,但是分布在各个地方,说不定哪个山沟里就藏着一个,对吧?如果你不普及,你覆盖不到他,他的才华就显不出来,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会踢球。所以我们现在做的事情,就是要普及

06

「让足球扎根:普及足球的快乐」

张路:这个「扎根」有两层意思。第一层意思,就是我们刚才说的,足球运动的本质,是让广大人民群众,都享受它带来的健康和快乐。

那些没有可能踢职业队的,踢国家队的人,他们是大多数。但是,他们也有权利踢球,他们也有必要参加足球活动,因为足球会带给他们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。现在踢业余球的人那么多,你问他你还能踢职业队吗?不可能了。那再问为什么要踢球呀?

很简单,他喜欢。

他喜欢、享受这个过程,他体验到足球带给他的益处。这就是(扎根)普及的第一重功效。

07

「让足球扎根:发现更多的武磊」

张路:(扎根)的第二重功效,就是我们在为发现优秀运动员做着最基础的工作。只有大面积普及,才能发现这些优秀运动员。

现在的中国国家队里,有几个亚洲一流的运动员?我问过所有的专家,说,武磊勉强算一个吧,准一流。郑智过去那是亚洲一流,大家公认的。武磊现在勉强算一个。

但是,武磊他们这一代,产生于十几年前的「一万人」。那从概率上来说,一万人里能出一个亚洲一流,如果说我们有60万人,(就会有)60个亚洲一流(球员),国家队还愁什么呀?所以,只有大面积普及,才能促进足球水平的提高。

08

「搞足球唯成绩论,注定短命」

张路:我们过去不是不搞(足球)普及,其实一直在搞普及。我从1981年开始就在北京搞足球,目的就是想搞普及,但是我们的方法错了,我们对足球的理解错了。

我们原来的理解,就是我刚才批判的:「我们就是要培养优秀运动员。」我们从小学开始推广足球,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培养优秀运动员,提高运动水平,将来为国争光,对吧?

但就是因为这个,我们处处是以提高为主,以选拔运动员为核心,这导致一个什么结果呢?「早期专项化」,让这孩子练足球就是为了将来当运动员,孩子的学习也不要了,其他什么事儿都不干了,整天就是踢球,可最后真正能成才的有几个呀?没几个。一个校队出来一个了不得了。

可是其他孩子呢?球没踢出来,学习也荒废了。时间长了,家长就不让孩子踢球了,这就是早期「专项化」造成的学训矛盾。家长不支持、学校不支持、老师不支持。要想扭转,很难。

你说现在搞普及难,难在哪儿,首先是观念。

现在大部分人的观念还停留在这个上面。你到哪儿去搞足球,领导也很关心。领导来了,问,咱们学校足球运动搞得怎么样啊?说,搞得不错。又问,我们得第几呀?这出了什么成绩啊?首先都是这个。

可是,你为了成绩去搞足球,必然走向「早期专项化」。唯成绩论制造很多学训矛盾,最后造成家长老师的一致反对,长不了,不可能持续。

09

「一班两队,一周两赛,小场瞎踢,健康快乐」

张路:我们现在搞校园足球的普及,就改变方式了。我们吸取过去的教训,就让孩子「自由地游戏」。

我们中赫国安这两年做的「小比赛,大梦想」,就是让孩子自由地游戏。但这个(形式)也不是我们创造的,《国际足联草根足球计划》推广的就是这个—— 6-12岁的儿童踢足球,什么形式呢,就是小场地比赛,四对四或者五对五,比赛就是自由游戏,不要教练也不要老师去管他、去告诉他怎么做,就让孩子自由地踢,我们现在就是在做这个。这样,孩子就很容易喜欢上足球了。

张路参加少儿足球活动

有一句口号叫做「简单轻松地,共享足球场上的快乐时光」。简单,轻松,共享,快乐。孩子喜欢上足球了,他就会自愿有积极性地参加足球活动了,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快乐,我们开展校园足球的基本目的就达到了。

同时,我们普及足球的方法也有改变。踢球时间不要太长,一周踢两次,一次就四十分钟,这样不影响学习,不影响孩子参加其他的课外活动,家长也都很支持。

我们的口号,叫做「一班两队 一周两赛 小场瞎踢 健康快乐」。

所谓「一班两队」,就是一个班两个小球队,我也不要求全员参加,一半男孩子和个别女孩子就行了。组两个球队,校内的班级的比赛,不计分不计名次,没有给孩子压力,就是玩;「一周两赛」,就是一周两次比赛,一次四十分钟。

还有关键的「小场瞎踢」,小场地比赛。如果学校搞这个校园足球场地不够,没有场地,要发改委拨款、征地、拆迁,那很难啊。所以我们有一个创新就是,用活动围栏把(场地)一个一个的圈起来,一个篮球场可以圈三个小场地。这种小场地,小孩五对五甚至六对六,都没问题。

为什么要弄「小场」?

比如,北京有一些学校场地很大,很空旷,孩子在上边踢,一脚踢很远,追球追半天。其他人就在那儿等着,(慢慢)就不爱踢了。有些地方学校场地非常小,就一个篮球场,但是我们用活动围栏一围,也能踢。大场地我活动围栏围出十几二十个场地来,一百二百孩子同时可以踢,这一下场地问题就解决了。

还有师资问题。我们的要求是:不要老师。师资问题就解决了。

我们这个项目,孩子特别有兴趣,特别喜欢。很多地方说一班两个队不行,全班都要参加,你不让谁参加都不行,非常快乐。而且很简单,老实说没有比这再简单的事情了,围起来一个场地,扔一个皮球,两队孩子踢去吧,就完了。

另外,(孩子们)的运动量也上去了。这个小场地一围,比赛不停,孩子总能踢到球,运动量很高,而且还不容易出伤害。

10

「只要有人踢,什么问题都能解决」

张路:我们这个项目搞了一年,从2018年的9月1号到2019年的7月18号,整整一个学年下来,三万七千孩子踢了十万(场)比赛,(累计)一百三十万人次参加,这个数据是相当惊人的。

而且,一百三十万人次,没有(出现)一个需要进医院治疗的伤病,小场地没有太剧烈的跑动和冲撞,不容易受大伤。所以,通过这么一个活动,我们算是真正做到了普及,让广大学生都参与足球,享受足球带来的快乐,同时我们解决了困扰校园足球的所有的这些问题:场地、师资、学生的积极性、伤病、运动量不足、学训矛盾......全解决了。

那么,最终效果是什么?效果是这些孩子健康素质提高了,心理素质改善了,另外

我们这三万七千名孩子里,就会有百分之十的孩子,就是有三千七百人吧,他会去参加业余训练,这就等于给我们的足球后备力量增加了三千七百个生源。而这三千七百个生源,一个学生现在北京大概收费是收六千块钱一年,这就意味着我们做出了两千二百多万的市场。

那么,这个市场由谁来分享呢?就由那些搞业余训练的业余俱乐部、教练们分享,他们就可以享受这个成果。

所以,只要有人踢,什么问题都能解决。关键就是理念一定要变。

实际上,最难的就是这个观念的改变。这么多年了,我们一直秉承的是「提高」的理念,这个不怨别人,因为就是从我们开始的。

但是,我们认识到那个方法错了,现在我们要把局面扭转过来。

ECO氪体 x Oriental Soar

联合出品

本文编辑:殷豪男

声明:本文由编辑撰写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平台立场,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。

标签: 中国(84)

相关新闻

最新评论

评论列表